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喜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喜欢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再说一遍!”狐婉兮似乎连背上的和屁股上的伤都忘了,忘形地向前爬了两步,仰着头,紧紧地盯着白驹。

    白驹有些忐忑了:“我……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狐婉兮的嘴巴张合了几下,突然一掀被子,嗖地一下又钻了进去。

    “我晕!这都什么习惯。”白驹又好气又好笑,紧张感倒是一扫而空了。

    他拉了拉被子,狐婉兮双手拽着被子紧紧的,根本拉不动,倒是从被子里传出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我喜欢。”

    白驹的手停了,满心欢喜:“你说什么 ?”

    “我说,我喜欢。”

    “隔着被子我听不清。哎,你要是不答应那就算了,不用尴尬。”

    “不是不是,我是说……”

    狐婉兮急了,急忙掀开被子解释,但话刚说到一半儿,就看到白驹正含着笑看她,顿时知道上了当,不禁收了声,红了脸。

    白驹微笑着,凑上去,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记。

    本来就潮红的脸迅速变成了火红,狐婉兮依旧极尽诱惑地跪趴在那儿,唇瓣糯亮着,有种肿胀的感觉。

    白驹再忍不住,又一次吻了上去,这一次他不只印上了狐婉兮柔软的唇瓣,还把舌伸了进去。

    狐婉兮身子一僵,脊背拱了起来,像一只猫儿受了惊吓似的,然后慢慢地放松,双手撑着床渐渐发软,有些支撑不住的感觉,但是她的身子刚软下去,白驹的双手就适时地伸过来,拥住了她。

    ‘咚咚——咚咚——咚咚咚——’狐婉兮只觉得左心房有什么东西似乎要炸裂,狂跳到她手脚发抖。白驹的舌头撩拨了几下,又极具肉感地吻住了她的唇。

    狐婉兮一双大眼睛水汽蒙蒙的,有种窒息般的感觉,眼神儿已经完全找不到焦距了。

    终于,白驹放过了她,狐婉兮大口大口地喘息,好像一只刚被放生的小兽,小爪子软软的,想逃也无力跑开的样子。

    白驹脸上的笑容越放越大,眼神里是满满的暖意,伸手在她鼻头上轻轻按了按:“你说我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捡到你呢?”

    “什么什么狗屎运?捡到我怎么就是狗屎了!”某狐对这个形容词是非常不满意,虽然娇喘吁吁的,还是忍不住抗议。

    “哈哈哈——”白驹像是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宝,那种被幸福涨满心房的感觉,让他笑的十分开怀。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电话响起来,白驹摸出电话看了一眼,是他的首席营收官戴暮雨打来的,白驹便宠溺地捏了一下狐婉兮的小脸蛋儿,说:“我接个电话。”

    白驹按通电话,拉开阳台的门,走上阳台,又重新拉上了门。

    狐婉兮捶着床,痛心疾首:“他爱上我了,我成功啦!刚刚我该把碧玺神精兽收回来的。”

    狐婉兮忽然收了拳头,眼珠转了转:“那我以后机会就很多了啊,何必着急呢,嘿嘿嘿嘿……”

    狐婉兮跟一只刚偷到了鸡的小狐狸似的,奸笑了几声,突然语气又一顿:“哎呀,那我不是要经常被他亲?”

    狐婉兮“呼”地一下拉过被子,屁股在被子外边摇来摇去的:“好羞耻啊,想想都好羞耻啊。”说着,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屁股,尾巴没有忘形地露出来,于是她放心地继续摇起来。

    “嗯,好,项目评估报告发我工作邮箱吧,我晚上处理一下。嗯,包括该平台的技术水平,管理层能力,市场潜力,资金流状况,以及政策法律因素,都要考虑全面,不能只看他们的会员数,对。好,我晚上看了看,没问题的话就进入风险评估。你可以准备我们的投资方式、保护性契约和投资失利协定了。”

    听完戴暮雨对何善光和云舒云联手找来的这个投资项目的尽调口头报告,白驹马上做出了安排,以他雷厉风行的性格,这些反应都在戴暮雨的意料之中。

    谈完了公事,白驹放松了语气,问道:“我的事现在怎么样了?”

    戴暮雨笑着说:“嗨!现在什么事的热度能持续不下?还是你的法子好,不辟谣、不反驳、不做任何反应,现在外界已经没有什么人讨论了,只有圈内人士,偶尔饭局时还当个笑谈。对公司也没太大影响,一些投资人引起来恐慌,不过现在已经安定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公司少不了你这根主心骨啊。”

    白驹笑了笑,他怀疑公司内部有人搞他的想法并没有变,但是现在看来,对方很谨慎啊,小试身手后便没了下一步的举动,他已经秘密布防,紧盯后续舆论源头呢,结果对方居然缩了。

    不过,白驹的怀疑对象并不包括戴暮雨,这是他组建公司之初就拉来的人才,在公司这五年的建设中也发挥了巨大作用,是元老重臣,但又不具备取而代之的地位,白驹怀疑的对象包括资深副总裁和执行副总裁,却不包括他。

    尽管如此,白驹也不打算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他,毕竟都是同事,在真相未明朗之前,没必要把自己有所怀疑的心事吐露出来。白驹想了想,说:“不急,马上回去,反而给人一种专门出来避祸的感觉,再过几天吧,我争取下周回去。”

    打完了电话,白驹转身拉开门,顿时一怔,望着床上那团扭来扭去的奇特生物,有种说不出的好笑:“咳!这是你表达兴奋的方式吗?”

    扭动的屁股突然停下来了,然后跪趴着的那个身体慢慢地塌下去,一只手伸出来,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然后又抬起一只脚,大脚趾和食指灵活地张开,夹住被子的一角,把它拉到身上, 把自己遮了个严严实实……

    沈其言的客厅里,江江眉飞色舞地说着:“言哥你罢工不拍,他们今天只好拍小仙女的戏份,哈哈哈,结果出了事故,滚钉板的时候居然被人插了真的钉子上去,狐婉兮遍体鳞伤,现在也送医院了。”

    “哈哈哈哈……”

    “剧组现在没皮调了,我看呐,一会儿还得来求你。”

    “哈哈哈哈……”

    “可惜啊,那个狐婉兮扎了一身钉子眼儿,估计不破相也差不多了,言哥你未必再看得上她了。”

    “我现在还不希罕她了呢,我要丁狸!”

    沈其言狠狠地摁熄了雪茄:“老虎不发威,他们都当我是LL KITT,我过气了吗?我还是最红的,我要证明我自己!一个破跑龙套的有什么了不起,这回我要那个新晋小花,答应,我就拍,不答应,我就……江江,给我订后天去上海的机票,姿态先做出去!”

    “好嘞!”江江答应一声,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拿出IPAD,开始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