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其实我是个演员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其实我是个演员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医院中,狐婉兮聚精会神地对着最后一瓶吊水,哪敢再睡觉。别说睡觉,就连眨一下眼睛都小心翼翼,生怕错过玻璃瓶里液体空瓶的瞬间。

    好不容易打完了,候着护士拔了针走人,她也松了一口气,仰躺在隔壁的陪护床上,大张着四肢,感慨着说:“啊,累死了,紧张死了,老板啊,我求求你可千万别再生病了!太吓人了!刚刚看到那些血,我都要晕倒了!”

    “小没良心的,我是因为谁受得伤啊?”白驹又好气又好笑,明明是你自己睡着了吧?

    “我……好嘛,对不起老板,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狐婉兮翻身爬起来。

    “好了,一点血而已,要是看我去献血时抽那么多你不得哭死啊!”

    “献……献血?把自己的血……献给别人?”狐婉兮一脸错愕。

    “对啊,你没献过血吗?对身体有好处,还能帮助别人……”

    “我才不要给别人血!嘤嘤嘤,你们人类……你们城市里的人类好可怕,居然拿鲜血献祭!”

    “我献祭个屁呀,你还挺有幽默细胞的。”白驹白了她一眼:“瞧你干吃不长肉的小身板,想献血人家也不要你!”

    狐婉兮松了口气:“原来瘦子他们不要啊,那……为了不被人抓去抽血,我一定要努力不长胖。”

    白驹试探着想下去,可他一只脚崴了,一只脚砸了,不歇两天,下地很困难的,白驹只好放弃,叹了口气:“回头得跟他们要副拐,要不这两天得一直憋了床上,太难受了。”

    狐婉兮马上冲上来献殷勤:“老板,我扶你啊,我力气很大的。”

    白驹脸色大变:“可别,不要!再被你扶,我指不定哪儿又得受伤。姑奶奶,千万不要,你若安静,就是晴天!”

    ……

    江一曼编剧组两个女孩子房间里,张有驰盯着徐汀兰的脸,眼都不眨地看了半天。

    江一曼与何小猫站在左右,一脸紧张:“张大师,汀兰没有问题吧?”

    张有驰心虚地挑了挑眉:“没问题,一点小症状,老夫出手,立即解决!”

    江一曼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微笑:“多谢大师,大师真是道行高明。”说着向何小猫递了个眼神儿,何小猫马上把一个大红包递给张有驰:“大师辛苦了。”

    张有驰捏了一下那个大红包,顺手揣进口袋,眉开眼笑:“没问题,没问题。咳,汀兰姑娘,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奇怪的事,跟你头发有关的。”

    “奇怪的人或事,跟我头发有关……”

    徐汀兰忽然眼睛一亮:“有!我前两天在剧组不小心被兵器刮到了头发,当时……啊!一定是那个小贱人,一定是她害我!”

    张有驰和江一曼同时向前一倾身,异口同声地问:“谁?”

    徐汀兰咬牙切齿:“狐婉兮!当时……”

    听完徐汀兰的话,张有驰和江一曼同时若有所思。

    江一曼有些忌惮地自语:“那个狐婉兮,难道会什么怪异的本领?”

    张有驰听了神色一动,忙干笑说:“不用担心,她拿不到你们的贴身物品,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哈哈,汀兰姑娘,你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你好好休息吧,不会再有事情了。”

    徐汀兰连忙下了床,毕恭毕敬:“多谢张大师。”

    张有道矜持地摆摆手,在三人殷勤的相送下出了门,走出好远,这才眉头挑了几挑,奸笑起来:“哈!原来老祖宗传下来的法子真的管用。只不过,阴差阳错,找错了人。妖孽,下一回老夫出手,可容不得你再逃脱了。”

    “阿嚏!”

    医院里边,狐婉兮打个喷嚏,揉了揉尖尖的小鼻子。

    正躺在病床上的白驹马上扭过头来:“是不是要感冒了?”

    狐婉兮摆摆手:“安啦,就我这体格,虽然瘦,结实着呢。”狐婉兮曲起胳膊,做了个健美运动员的姿势。

    白驹说:“别逞强,刚感冒时赶紧吃药,就顶回去了。要不然一旦感冒形成,你就熬吧,就算吃着药,不熬几天也好不了。”

    “真的没事啦,刚刚就是鼻子发痒,打个喷嚏而已。”狐婉兮目光一转,看到垃圾桶里的百合花,马上自以为找到了罪魁祸首:“一定是这束花有问题,哎呀,不仅丑,花粉还痒人家鼻子,我把它扔掉。”

    狐婉兮说着,就弯腰拎起垃圾桶,转身走了出去。

    白驹看看桌上花瓶里的野菊花、喇叭花、狗尾巴草,揉了揉鼻子,忽地若有所思,不禁双手捧心状地掬于胸前,陶醉起来:“百合难道不比野花好看?只怕是因为那是丁狸小姐送的吧?那么她是……哎!每一个助理,总是逃脱不了爱上我的结局,真是没办法。”

    白驹忽然发觉旁边有人,扭头看了一眼,小护士正瞪大眼睛看着他。

    白驹面上依旧带着陶醉的表情,看看小护士,淡定地回过头,继续自言自语:“不对,这种感觉不对,做为一个男人,这么说有点太自恋了。这个角色其实是很沉稳的一个人,所以他的演绎方式应该内敛些,嗯……应该这样……这样……”

    小护士两眼放光:“哇!白先生,原来你是个演员啊!我说看着你那么眼熟,好像在哪部剧里看到过你。”

    白驹微笑:“哈哈,是吗?其实我不是专职演员,我是制作人,偶尔会在自己投资的戏里客串一下,可能被你看到过吧。”

    “白先生只是偶尔客串的角色,人家都有印象,如果白先生真的做演员,一定很红很好。”

    “哈哈,一般般了,我……”白驹收住声音,看着狐婉兮臭着一张脸走进来,将垃圾桶半放半摔地摞在地上,又把桌上插着狗尾巴草的花瓶拿了起来,转身就住外走。

    “喂喂喂,你干嘛去?”

    狐婉兮头也不回:“我忽然想起,‘野花进房,家败人亡’,不吉利嘛!”

    “咣!”门关上了。

    狐婉兮提着花瓶走到安全通道旁的大垃圾桶旁,一根根地揪着野花往里扔:“大猪蹄子!大猪蹄子!受了伤还撩骚的大猪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