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恋爱的滋味

第一百一十五章 恋爱的滋味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狐婉兮坐在河边一块石头上,看着河畔一丛碧绿的荷叶发呆。

    荷叶丛中,有几株粉色的荷花开得正艳,花蕊上,一只蜻蜓正伏在上面。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狐婉兮吓得一激灵,差点儿跳起来。

    她其实都已经习惯了这老人机的大嗓门儿和那发了疯似般的歌声,可此时魂不守舍的,骤然听到,还是吓了一跳。

    狐婉兮手忙脚乱地掏出电话,一见来电显示是白驹,便没好气地打开,粗声粗气地说:“喂!你……”刚说到一半儿,她语气突然一窒,然后变得细声细气儿的:“你有什么事呀?”

    白驹拿着电话愣了一下,这丫头声音怎么怪怪的。白驹没有多想,说:“你还在摄影棚吗?”

    “没有呢,我在盛世宋城呢。”狐婉兮瞄了眼过处那四个大字,细声细气儿地说。

    “你怎么跑那儿去了,一个人呐?”

    “嗯,人家坐在湖边看风景呢,这里的荷花好好漂酿。”

    “什么毛病,用人动静说话!”白驹越听越别扭,没好气地开口了。

    “人家闲得五脊六兽的没事干了,一个人搁湖边瞎转悠呗,嘎哈啊大哥,你有事啊?”得,一口东北大妞的大碴子味儿飘了出来。

    白驹拿着电话,为什么总能被这个不着调的小丫头给挑动情绪呢?说气不算气,说笑不算笑,就是手痒痒的,总想打她屁股。对了,瑞士卢塞恩心理学研究学院的专家不是研究说打屁股可以提升IQ么?她的IQ该提升一下了。

    白驹咬了咬牙,说:“你别乱走,我去找你。”

    狐婉兮故意问道:“你想出来走走了呀,没有事忙吗?”

    “我出来散心,就是要放下工作,如果还要工作,何不留在公司呢?”

    “哦!我……刚刚江阿姨说去找你……”

    “嗯,她来过了,已经离开了。”白驹说着,有点怪怪的感觉。她十九,江一曼二十五,不至于叫阿姨吧?再说,江一曼是我同学,她叫江一曼阿姨,那我岂不是成了“阿教西?”人家只想当“欧巴”。

    狐婉兮一听他并未隐瞒江一曼去找他的事情,而且已经打发江一曼离开,心情顿时畅快起来,欢喜地说:“好呀,那人家在这里等你。这里是……嗯,这里是一座小桥边儿上,宋城就在湖对面。”

    白驹听她语气终于变正常了,不禁松了口气:“我知道那个地方,你不要走远,我马上过来……”

    狐婉兮放下电话,忽然间就觉得神采飞扬,本来无聊的很,这时看山看水看人,无一处不是风景,那种奇妙的感觉……这就是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吗?好神奇的感觉!

    狐婉兮生怕白驹找不到她,所以特意跑到小桥边,眼巴巴地站在那儿等。今天阳光很好,狐婉兮又没戴帽子,当白驹终于赶来时,狐婉兮的小脸已经晒得红彤彤的了。

    “你个傻丫头,太阳这么毒,怎么不找个背阴的地方等。”

    “没关系呀,我不热!”

    狐婉兮笑得甜甜的,当她忽然明白了自已的心,再看到白驹时便有一种不同的感觉。也许之前她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感觉,可是直到明白了自已的心意,她才能清晰地感知到这滋味。

    “脸都要晒黑了!”白驹嗔怪地说了一句,四下一看,对她摆摆手:“来!”

    白驹拉着狐婉兮跑下小桥,来到一旁湖岸边,看看无人注意,便想伸手去摘荷叶,可那荷叶离岸边还有一点距离,白驹伸着手也差一点够不到。

    狐婉兮睁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在一旁看着:“你要摘荷叶啊?看我的!”

    狐婉兮纵身向前一跳,白驹一把没拉住,狐婉兮的足尖已经踏上了一朵莲叶。

    莲叶晃了一下,竟然撑住了,狐婉兮就站在莲叶上,居然安然无恙。

    白驹惊呆了,这是一种大王睡莲的近亲种类繁殖的莲花,莲叶直径将近一米,不过它毕竟不是大王睡莲,它竟然可以撑得住一个人?

    狐婉兮却丝毫不觉奇怪,她在莲叶上蹲下来,伸手探向左近的一株莲花,用力拗断了荷茎,将莲叶递给白驹:“给你!”

    白驹看她脚下的荷叶在水中微微荡漾,生怕她跌落水中,赶紧接过荷叶,说:“上来,快上来,要沉了。”

    “不会的啦!”狐婉兮笑嘻嘻的,在荷叶中踮起脚尖优美地一转,在那荷叶一荡,有水漫上荷叶的刹那,纵身向前一跳,稳稳地落在了岸边。

    白驹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惊奇地看看狐婉兮,又看看那水中荷叶,试探着抓住岸边一棵柳树,然后探出一只脚,可他只要一踏上荷叶,明明还没使多少力,那荷叶就一歪,沉向水中。

    连试几次,不得其法,白驹只能认为狐婉兮是得了那股子巧劲儿,正好跃在荷叶支撑点最强的位置,是她走了狗屎运。

    白驹举起大荷叶,伞一般挡在狐婉兮的头顶,不放心地叮嘱说:“下回可不许这么莽撞了,这要摔下去就变成落汤鸡了。”

    原来他摘荷叶是为了帮我遮阳,狐婉兮心中一甜,便笑眯眯地点点头,顺手挎起了他的胳膊。白驹身子一僵,有多久了,好像……自从与江一曼分手,他就再也没有和女人挽过胳膊?

    身体略显僵硬地走了一阵儿,白驹不动声色地抽回手,揽到了狐婉兮的肩膀上,他……还不习惯被人挽着。

    俩人是最萌身高差,这样子也很和谐,白驹手里还举着荷叶,有了她的肩膀,似乎也不那么累了。

    狐婉兮并不在意,揽着他的胳膊,有揽着他胳膊的感觉,被他这样揽着肩膀,也有另一种受到宠爱与呵护的感觉,狐婉兮幸福的小鼻子都皱了起来。

    她的眼睛也惬意地微微眯着,可惜白驹没有看见,这时狐婉兮媚眼如丝的风情,又岂是江一曼可以比得?以她此时的风情,江一曼的媚眼不过就是死鱼的眼睛。

    “嘻嘻,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真好!真好!好舒服……”狐婉兮伴着白驹走着,一颗心都轻飘飘的,像吃了蜜一样甜。

    “站住!你们不要走!给我站住!”一个带红臂箍的老太太气喘吁吁地追过来。

    白驹一开始还不知道老太太是在喊谁,扭头一瞧,再左右看看,顿时明白,人家是冲着自已举着的荷叶来的。

    “快跑!”白驹换了只手举着荷叶,另一只手主动地牵起狐婉兮的小手,撒腿就跑。

    “我的妈呀!”狐婉兮吓得魂飞魄散,红臂箍最吓人了,被她逮到不只要罚款,还要像个孩子似的被训很久哒!

    狐婉兮一把甩开白驹,尥开蹶子就跑,“哒哒哒哒”,片刻的功夫,狐婉兮就逃得不知去向了。

    白驹举着荷叶伞,一阵的风中凌乱:“这货……除了能吃,还能干啥?啊!她还能干啥?”

    老太太追上来,左手“砰”地一下抓住白驹的手腕,带着红臂箍的右手向前一伸:“赔钱!”</>